Wednesday, January 14, 2009

Island trip_Take 4--Akureyri and Aurora


早上八點, 沒有鳥叫, 沒有晨曦, 有的是手機規律的鬧鈴聲, 有的是外面呼呼叫的颳風聲
有道是 "天這麼黑, 風這麼大, 爸爸早早起, 磨刀霍霍向豬羊~"

九點鍾, 天依舊黑, 風依舊大, 差別就是大家都起床吃早餐了
看來這一夜好眠, 雖然不夠充滿電, 但是也足夠讓大家可以有動力繼續下一個開始
台灣的風城在新竹, 冰島的風城我想Grundarfjordur稱第二, 絕對沒人敢稱第一
我177cm, 70公斤, 左右手即使拿著各25公斤的行李, 還是完全無法在這裡的強風下立正站好
打開YH的大門, 走到車邊把行李放好, 雖然只有不到一分鍾的路
但強風硬是讓行動遲緩到像小兒痲痺, 當然爾, 這樣的搬運過程一定是少不了髒話的發洩

幸好我們的車子滿載, 不然給這樣的強風吹沒幾下, 一定讓小福側睡在路邊
這裡是我遇過第二強風的地方(最強的也在冰島, 之後詳述)
也是一個有趣的回憶

這天的Road Trip是相對長的一趟, 我們要從西邊到北邊, 而開剛始走的路, 並不是最大的一號公路
而是59號, 這樣的分枝道路, 多半沒有鋪設柏油, 而是碎石子泥土地
走起來相當有off-road的感覺, 有種勇闖天涯的感覺~
但是危險性的提高與操控性的降低是一定有的, 所以這樣的路開起來特別耗費精神力
而且方向盤要一直左右晃, 避免與道路過度爭奪輪胎的主導權, 也就是說, 如果你一直緊抓不放
下場就是打滑.....(冰島政府的"如何在冰島安全駕車"裡面特別提到這點)

我們從天矇矇亮, 一直開到可以看見遼闊的大山視野, 中途會車的次數, 在三個小時之內
大概在兩次左右.....不去注意還好, 一注意就覺得不可思議!!

天亮之後, 我們決定在一條半結冰的河停下, 一方面舒展筋骨, 一方面跟這條河玩一下




這些大冰塊, 都是結冰後經過推擠而卡在河床邊, 相當壯觀
原本的河道只剩娟娟細流, 因為絕大部分的都結冰了
而且大冰塊們相當的滑溜, 我本著人定勝天的意志力想要站在大冰塊上面感受一下
結果在河邊跌個狗吃屎, 也因為這樣, 之後的旅程我再也不挑戰大冰塊的表面摩差力了....



就這樣跌跌撞撞的玩了半個多小時, 才又回到車上, 這個時候才驚覺
"天ㄚ, 小福你跑去哪裡玩阿, 搞這麼髒...."



這個加油站旁邊, 是一個很有Fu的小教堂



剛好, 天空突然破了一個大洞, 恰巧被同行的大砲捕捉到~



這個小教堂玩了大概15分鍾吧, 小福又帶著我們緩緩離開
視線才離開沒多久, 我們就遇到冰島最大的路霸
一群黑壓壓的東西, 直逼我們的車子而來

"冰島馬"

"冰島馬自西元九世紀被來自挪威的維京人引入,屬於亞洲蒙古馬的後裔,此後千百年間,並不和其他的馬匹混種共生,因此到了現今,其血緣的純度較之任何北歐的 馬匹都還要單一鮮明。為避免可能的疾病與混種,冰島甚至明文立法禁止他國馬匹輸入冰島,就算是冰島馬出國參賽、參展,一旦離境,礙於法令就再不得返鄉。

遺世而獨立,在自然的曠野中奔跑,氣度極闊,莫怪這些馬匹縱然多半天生筋肉虯結、結實硬朗,然其性格卻出乎意料地溫馴親人,尤其踏步方式特殊,據說乘坐其上,最是平穩舒適。這種馬多在一百二十至一百五十公分高之間,身高不高,但是體能、速度都不遜於他種馬匹. "




此時我們只能把小福打雙黃燈停在路邊, 然後目送這群可愛的路霸經過
原來這群路霸是有人管的, 有個開著大車的牧馬人, 一直在後面趕他們, 十分有趣
我還在想, 還好我們的方向跟他們相反, 只要停在路邊, 跟他們微笑打招呼加照相等他們過就好
但如果是跟他們同個方向, 光是要超過這一大群馬, 不知道有多困難~

10分鍾後, 我們的視線又從冰島馬, 轉移到週遭的大山










大概四點左右, 我們到了冰島第二大城--Akureyri
(但其實中心只有一條走100步就可以結束的街...)

因為今晚的住宿還沒決定地點, 而information center在這個聖誕假期也沒開
所以我們跑去這裡唯一一家也是最大家的書店找一些資料
當然也配上我們在雷克亞維克得到的資訊, 決定了一間guesthouse
"GULA VILLAN", 一人2000ISK

住在這裡很有趣, 因為我們晚上在Akureyri遇到所有黑眼睛黑頭髮黃皮膚的人
一個香港人, 一個日本人, 全住在這裡, 還經由香港人的介紹, 看到了這輩子的第一次極光

拉回正常的時間軸, 得知住宿資訊後, 我們先到冰島屬一屬二的小豬連鎖超市"Bonus"


冬天營業時間為早上10點到晚上六點, 裡面就是一般大賣場的樣子
特色就是肉類種類不多, 醃製的火腿是一定有的, 還有雞胸肉, 豬絞肉, 牛肉很少
海鮮倒是不少, 但都是冷凍的, 也有賣羊肉, 甚至羊頭(之後詳述)
葉菜很少, 我認識的只有大白菜, 還有一些不知名的青菜
根莖類的紅蘿蔔馬鈴薯倒是不少, 青椒黃瓜也是有的
水果的話以蘋果最多, 然後就是香蕉, 一些奇怪的瓜

在採買了一些蔬菜水果, 蛋與火腿和麵包後
聽信書店老闆的話找到了位於最熱鬧市中心的Bautinn


餐點價格還行, 大約在20~30美金不等, 但是口味就有趣了, 我點了一個烤鯨魚...
來的時候從外觀上似乎是很美味的樣子, 但是一放到嘴裡

"唉呦喂呀, 這是15分熟的牛肉吧"

硬到我雙頰的肌肉都要抽筋了
雖然他有附一個藍莓醬搭配起來好吃很多, 但是那堅忍不拔的口感實在讓我敬謝不敏
同行的其他人點了烤羊排與海鮮pot, 大抵上除了口味偏很重之外, 也還是可以的

好處就是他的沙拉吧的蔬菜水果解了我們這兩天不怎麼吃到的纖維素危機
另一個就是濃湯跟麵包都不錯吃

酒足飯飽後, 就是到住的地方休息啦




除了有溫暖的房間與一應俱全的廚房, 還有爽快的大浴室之外
在一進門處, 就矗立了一大張很有旅行Fu的一張大地圖


還有一件很有趣的事, 冰島人相當擅長儲存食物, 主要是因為食物得來不易
另一方面我想食物的料理方式也有影響

但是, 冰箱裡的食物儲存期限也太久了吧!!!!!!








是有東西可以放一年然後再拿出來回味這樣嗎!!!!
冰箱也沒有很大, 東西這樣一放就是半年一年的, 空間哪裡夠用呢?
不過是說他們放在戶外的溫度也跟在冰箱內一樣,
或許在外面隨便找個櫃子鎖起來也可以當冰箱


略做整理後, 到難得見到的市區逛逛與尋找極光是一定要的
進到Akureyri之後一定會看到的一個超明顯地標物
在冬天的晚上, 特別的寧靜






我們在教堂上遠眺Akureyri時, 看到老遠的山上, 有著"一顆紅心"
在哪閃阿閃的


相機對了老久, 手都快要凍僵才好不容易抓到它
這個紅心, 對於Akureyri, 甚至整個冰島, 都有特別的意義

整個冰島, 現在處於經濟相當不景氣的艱困時刻(其實很多國家也是如此)
所以冰島人就想了一個辦法提醒自己

"Be Positive!!!"

就是將一顆熱血的心高掛在山邊, 高掛在商店街的櫥窗, 高掛在任何可以被看見的角落
包括紅綠燈.....






希望冰島人也可以高掛自己熱血的心, 努力撐過並突破這個困境!!

冬天晚上的Akureyri市區, 除了冷以外, 就是沒人...
留下的只有零星的街燈與超誇張的滿天星斗






冰島時間12/27, 2008晚上接近午夜, 我們聽從一位香港友人的建議
來到了教堂後面的山丘, 企圖搞清楚山邊那一大片影子到底是極光還是雲??!!

才挑到一個好地方不久, 那一片鬼影幢幢的大綠光, 居然開始動了起來
像是綠絲帶一般, 不斷的在空中舞動, 時大時小, 忽快忽慢, 一下有一下沒有
形狀變化莫測不說, 範圍也一直不停更動

於是在這個晚上, 我們一行五個人, 像瘋子一樣, 拚命伸長右手食指, 像是要點到什麼似的
一直往天空戳, 眼睛瞪得老大, 然後嘴裡邊噴著白煙, 邊大聲疾呼

"你看, 它居然在動"
"哇, 這次的好大阿"
"你看你看它向水一樣在流"
"又來了又來了"
"OMG!!!!太不可思議了"
"它好綠阿"
"像機有照起來嗎??"

巴拉巴拉的一群人恣意的呼喊了一堆, 但是這些都沒有辦法描述我們第一次看到極光的興奮.

極光, 雖然是複雜的物理現象, 但也是美到滿出來的物理現象


相信我, 不管如何生動的照片, 都不及親眼看到極光在眼前舞動的那種驚喜的1/100!!!


最後最後
我們一起在Akureyri的夜景下, 照了五人團體照


再度回到溫暖的旅館
由於大家在呼喊時花掉過多的ATP, 因此就算已經過了午夜
我們還是人手一碗台灣泡麵, 吃得飽飽後才心滿意足的上床睡覺



今天, 是個從早high到晚的一天

明天早上, 一樣的時間起床, 早餐換成三明治~


旅程繼續~

1 comment:

卉萱 said...

之前在電視上看到一則關於冰島破產的新聞
因為他們變得很窮
英國人還因此將他們列為恐怖分子黑名單
但是他們很勇敢
冰島人說他們的祖先是維京人
他們身上留著堅忍不拔的血
他們相信冰島一定可以再起
冰島一定可以撐過這個難關
真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