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28, 2010

2010 庚寅年

2010年生肖是虎,是虎年,天干為庚(五行為金),地支為寅(五行為木)

為庚寅年,本年柱納音為松柏木。因此2010年是虎年,也是庚寅年,也是木虎 年。

我這個人一向相信宗教, 而不是迷信...


但我實在是想不到過完年後怎麼這麼雖小

狗屁倒灶的事一堆

不經意的翻了一下農民曆, 才知道

我今年

狗:制五鬼。
劫財運限鬼臨宮,無關怒氣應心沖。
向神制解凶星化,命宮安泰自亨通。
屬狗的這年注意破財。且容易與人口舌。若是 從事生意、錢財經手往來者,特別注意與小心。
建 議:祭改


說到這個, 我這個很好睡的人已經一陣子沒有一覺到天亮了

最近多夢, 半夜會突然醒來, 然後完全不記得剛剛的夢

上星期六吧, 睡個覺起來居然臉頰肉很痠, 像是連續八小時都在咬口香糖一樣

實在不知道在搞甚麼鬼


我也來放個攝影機在桌上拍我睡覺的樣子, 說不一定也是個鬼影實錄之類的><~~

228, 元宵節嘛 紀念一下去梧棲找不到梧棲漁港, 去清水鬼洞剛好趕上關門時間進不去

路上被一個超大釘子刺破我騎沒有3000KM的ML50(機車後輪)



因為距離太近, 補都沒辦法補, 只好換一條正新的詭異胎


新入手的公路車輪幅沒有綁好, 在騎回來的路上居然鬆了兩條

有驚無險
有驚無險
有驚無險




不過公路車就是快阿, 登山車平路衝到25km/h都已經很緊繃了

跑車輕鬆上30, 站起來抽一下馬上衝到40

更不用說卡鞋一上, 完全不知道以前自己在幹嘛.........


我的單車世界的結構要改變了

變得從更高的地方下向看

謝謝啦, 李大師


歐, 這篇文章只是想要希望可惡的厄運趕快走開

讓我好好揮灑狂熱的青春XD

(雖然好像一點關係都沒有)

Saturday, February 27, 2010

充滿回憶的自強活動

每年所上在過完年後, 都會有難得的"戶外性"自強活動

爬山, 壘球或是其他球類比賽, 今年不意外的出現了腳踏車

還是到五年前跟實驗室去的東豐鐵馬道~

這五年間當然有再去過, 只是因為終點前的梅子鐵橋斷了, 隔好一陣子才修好

讓我每次去都殘念的沒有騎到到終點


這次再踏上熟系的地方, 腳下的單車是Merida租來的Mt-51

輪子走的是剛鋪好的PU自行車道, 吸震度滿點, 就算公路車來也輕鬆愜意

不像以前是差強人意的柏油, 每次騎起來都震得要死, 更別提公路車了


東豐鐵馬道在沒有人潮的非假日可以說是台灣數一數二的舒服單車道了

周邊動線規畫得不錯的景點, 悠閒的夏日午後, 路邊開闊的視野, 讓這裡有得天獨厚的fu



重點不是這個, 重點是我騎到終點的時候, 一句不經意的驚嘆


"上次來這裡是你碩一的時候!!!"


OMG, 不講不知道, 一講嚇一跳, 還真的哩

距離這個終點站已經有五年的時間了


我永遠記得碩一的時候因為要應付兩個不聽勸而死都要騎協力車的人

我跟蔡世閔接手協力車, 回程還要帶一隻已經軟腳的泡泡

兩個大男人擠在小小的協力車上, 輪流抽車飆髒話的樣子


OMG, 即使是五年前的東西, 畫面也好清晰阿!!!



在台中八年了, 大小地方幾乎都踏過, 創造了很多回憶

每次跟不同的人去到相同的地方, 總是難免回憶起過去的種種


我待在台中太久了, 雖然很喜歡這裡, 雖然曾經想一直待在這裡

但這是第一次感覺, "想要離開台中了"


台灣這麼大, 世界這麼大, 我想要在更多地方均分我的過去



我愛台中, 這是我留下來的原因, 也會是我離開的理由

Friday, February 19, 2010

不方便的愛_王文華

王文華  (20090113)

今年冬天,一隻狗教了我愛的道理。

我的公司在台北市安和路的小巷,公司前的停車場被我們改造成花園。一個星期天下午,一隻流浪狗走進花園。站定後,決定不流浪了。

女同事來加班,在花園巧遇了她。看她狼狽驚慌,猜測是流浪狗。她帶狗去看獸醫,掃瞄了晶片。主人說,他幾年前就把狗送人了。送的人,如今也失去聯絡。「她幾歲呢?」我們問。「12歲了。」原始主人說。
12
歲,是隻老狗了。

我們決定收養她,讓她安享天年。

現實考驗

愛一個人,一開始一定很興奮。但當現實的考驗開始時,自然就淡了。 愛狗也一樣。

起先,我們買了狗屋,把她養在花園。幾天後天氣變冷,我們於心不忍,把狗屋搬到室內。
因為沒有同事方便帶回家養,下班後和周末她只能留在公司。問題來了。首先是吃和拉。狗一天要吃、拉兩次。周末不上班,誰來餵她溜她?
再來是保全。為了怕她在室內悶壞,我們把窗打開,但這樣保全就沒辦法設定了。又為了不想長時間把她栓著,我們放她在室內自行走動,這又觸動了保全的行動感應器。
最後的方法是下班後把她栓在狗屋,窗戶開個細縫。這對狗來說並不舒服,對人來說卻最方便。周末大家有空就來餵她遛她,忙的話也沒辦法。

我離公司最近,來的次數多一些。星期六下午來,一進門,被栓住的她抬起兩隻前腿向我的方向撲來,被栓的喉嚨部位發出哀嚎的聲音。我走上前解開鍊子,她猛力甩頭朝我亂舔亂鑽,好像溺水一般。

禮拜一我跟同事說:「我帶她回家吧!」

愛狗的資格

我很少有英雄行徑,平常也不特別有愛心。當我說要帶她回家時,不是在發揮情操,也沒有用到大腦。只是一個衝動上來,就決定了。那個過程,像愛上一個人一樣。
愛一個人之後,才發現我也許沒有愛她的資格。帶狗回家後,才發現我也許沒有帶她回家的能力。
我媽說:「你還不夠忙嗎?哪有時間照顧狗?」說的也是,我連照顧老媽的時間都不夠。
養狗的朋友說:「養狗跟養小孩一樣,養得好要花很多時間。」說的也是,我沒養過小孩,嘿,我連自己都養不好!
最重要的,我忘了去看兩年前的健檢報告,當時驗血顯示我對貓狗都過敏。

新手爸爸

我知道這樣說有些不倫不類,但養狗有點像跟女友同居。 我一人住已久,突然來了一隻狗,好像多了同居人。
我讓她睡我床邊,她早上六點就醒,我自然也起來。天還沒亮,臉還沒洗,先帶她出門大小便。

遛狗不是你遛她,是她遛你。你要跟著她,不是拉著她。她怎麼走?我猜不到。她四處嗅,聞到熟悉的味道就抬腿尿,興致來了就大號。我蹲下來還沒撿乾淨,她拍拍屁股就跑了。 回家後讓她自由走動,陽光一照,腳印滿地。於是進門後先幫她洗腳、擦腳、烘乾。我像個新手爸爸,腳沒洗完,全身都濕了。 狗主人最有權威感和成就感的一刻,是餵飼料時。不過狗並不能招之即來呼之即去,有時費心地弄了一碗飼料加蘋果絲,她聞一聞(表情像聞街上輪胎上別的狗灑的尿),一聲不吭就走開了。

照顧病狗

狗不吃飯,可能是生病了。一天早上在公司,我們注意到她的左眼睜不開。 「大眼睛的狗很容易用自己的爪子抓傷眼睛,」醫生說,「幫她點眼藥水、吃消炎藥,然後戴個『帽子』吧!」 所謂「帽子」,是個戴在脖子上的圓形塑膠盤,可以擋住爪子。
回到公司,我發現狗和人一樣都不喜歡點眼藥水。不一樣的是,狗會掙扎地非常厲害。 狗也不喜歡吃消炎藥水。我們用針筒灌,跟打蒼蠅一樣,射不準,都射到地上。只好攪伴在飼料中,這會兒,她飼料也不吃了。 狗更不喜歡「戴帽子」,一天不到,她就把帽子掙脫了。 回到診所,醫生換種方法,用膠布把爪子貼起來。「她的耳朵有微生物,像塵?類的東西。」醫生說,「要幫她點耳朵的藥膏!」

狗不喜歡點眼藥水,更痛恨點耳朵藥。硬上,她掙扎地像打針的嬰兒。硬點,最後只點到耳朵旁邊的毛。
那一刻,我發現養狗沒那麼容易。  

愛她還是愛自己

朋友來家裡,我把在角落午睡的她抱起來放在大腿上,像熱戀中的情侶在公共場所故做親熱。

「這樣抱著狗,舒服嗎?」朋友問。
「應該舒服吧!」我說。
「是她舒服還是你舒服?」朋友問。

這 個無心的問題,讓我開始想什麼是愛。是啊,她本來在角落睡得好好的,我硬把她抱上來,這是為我,還是為她?她本來就有毛,我讓她穿上花花綠綠的衣服,這是 為我,還是為她?我無聊的時候把她抓過來,她無聊的時候我繼續忙我的,這是為我,還是為她?我在家時她就必須在家,我不在家時她也必須在家,這是為我,還 是為她?

「唉,你養了狗,想結婚就更難了吧!」朋友半開玩笑地感嘆。

我 跟著笑,因為同意。有了狗,就有了伴。有了伴,就不會再急切地尋找另一半。因為狗是方便的替代品。她有另一半的好處:陪伴、貼心、忠誠。卻永遠不會有另一 半的壞處:誤解、爭吵、妥協。狗什麼都聽你的,你要怎麼樣就怎麼樣,不要求任何回報,只需你一天倒兩次飼料,有空時帶出去遛遛。哪有這麼聽話的伴侶?哪有 這麼單向的關係?我愛狗,只要她一切都配合我。但這真的是愛嗎?

不方便的愛

狗和情人不一樣的另一點是:情人不會在客廳大小便。 當她第一次在客廳小便時,我還以為是灑出來的開水。餐巾紙一抹是黃的,才知道是尿。當她連續三天的早上都在地板、床單、沙發上留下尿液時,我知道我和她的關係進入了新階段。
「狗一定要打!」計程車運將告訴我,「當她尿時,你要打臉或屁股,讓她學會不能在家小便。」 我可以打,但怎麼可能在她尿的那一剎那打?若是事後指著那泡尿打她,她真的會懂嗎?我實驗了一下,當她爬上床時,我打她一下警告她別上床。但不打還好,一打竟然她尿就嚇了出來。

我並沒有換女友,但我每天換床單。
怎麼辦呢?我不知道。

我和她真正的問題,是在我過敏症狀出現時。

1994
年我剛到乾冷的紐約,過敏很嚴重。每天鼻腔都乾,早上一擤就冒出血塊。那五年看了很多醫生,都沒全好,但1999年回台灣就好了。9年後,我再一次擤出血塊。 那跟女生早上在驗孕棒上看到懷孕記號一樣,我直覺反應是:Shit!這下子怎麼辦? 醫生叫我到大醫院驗血,如果出來的對狗的過敏指數增加,就表示養狗讓我的身體產生變化。 我把轉診單放在夾子內,拖了幾個禮拜。

聖誕節前的一個下午,慷慨的陽光照近客廳。被她尿過的地板,此時洗盡鉛華、容光煥發。我放下工作,跑到她的角落,幫她按摩。按著按著,她舒服地四腳朝天、閉上眼睛。我就在她的肚子上馬沙雞。她的肚子如此柔軟,像我鼻內的黏膜。

我 們維持這個姿勢,不知有多久。因為我不知道,未來還能不能這樣做。在那陽光中,我突然懂了她教我的道理:所謂愛,是當你愛的對象給你的造成許多不方便時, 你還愛她。所謂愛,是一切變得很髒很亂很麻煩後,還願意努力。跟一個人在一起,如果都順著自己,那是愛自己。只有當你願意為了對方而犧牲自己時,那才是愛 別人。當你的愛人不再有初識時的尊貴和優雅,當你自己不再有初識時的耐心和寬大,這時你們還願意在一起,那就是愛吧。

所謂愛,從你感到不方便的那一刻開始。
朋友跟我說:「你如果過敏不能養,我可以帶她回家。」

這句話會解決所有問題,但這念頭卻令我傷感。我要回到一個人的生活?我不再有六點起床的原因?想來想去,其實還是在想自己。所謂愛,是當你愛的對象離開你之後還能過的一樣好時,你樂意見她離開。

我 想愛、寫愛,但不懂愛。我愛狗,愛人,其實只是愛自己。一隻流浪狗走進了公司的花園,讓我體會到真正流浪的是我。我的鼻腔開始凝結血塊,讓我發現真正凝結 的是我的心。驗血報告躺在醫院的病歷,我還沒看到結果。我躺在流浪狗的身邊,還沒看到未來。我走進愛情的花園,可以從此不再流浪嗎?

Thursday, February 18, 2010

3886M, 另一個世界_回家

IMG_1278.JPG

2/5, 在雪山的最後一天, 天氣也最不好

前一天晚上我們猜拳決定誰要頂著零度的強風來觀察天氣決定要不要摸黑到東峰看日出

很不巧, 學弟觀察天氣, 學妹負責煮稀飯, 我終於可以睡到他們來叫醒我了~

oh ya~


接近五點, 我被叫醒吃早餐, 醒來後才發現隔壁兩個傢伙的細軟都收好了

溫度零度, 伸手不見五指, 強風把木門震得像是碎掉一樣

這種天氣是要去看甚麼日出阿, 不要走到一半被風吹下山谷就要偷笑了


把最後在山上的正餐糧食都吃光光, 最後還是決定早早向東峰出發

一方面是因為已經起床了, 飯也吃了, 兩個人的東西也都收好了

另一方面早出發也可以早一點回到溫暖的家洗一下這累積四天油到爆開的軀殼嘛

摸黑把裝備打理好, 背包一上去的時候


真輕阿.........


感覺都可以跑起來了~


陳惠婷不知道為什麼弄得很像丸子三兄弟....

IMG_1272.JPG


天一樣的黑, 氣溫一樣的低, 風一樣的大

三個背上比自己上半身還要長的大背包, 點亮頭燈

(有個人頭燈掉了, 只能點上盈屏大力贊助的超亮營燈
可惜不能克服眼前一片白的缺點像燈籠魚一樣的前進
不然讓對向的山友在漆黑的夜晚看到這幅景象, 應該會嚇到閃尿....)

回程好走, 但因為東峰的海拔比369山莊略高幾公尺, 所以還是會有天殺的上坡路段

不過在背包減重到一個可以小跑步的狀態下, 最大的阻力來自於一陣一陣該死的大風

(不是夜市人生裡面的那個紈褲子弟....)

每次都是背包拖著你晃, 沒辦法, 背包大顆嘛

也許之後會有流線型抗大風的背包設計出來也不一定歐~


一小時過後, 約莫接近七點, 我們到東峰

因為風太大, 所以雲海糊糊的....

IMG_1274.JPG


我想, 這是最接近天使的階梯了吧...

IMG_1278.JPG

IMG_1291.JPG


回頭一看, 主峰完全被雲霧遮住, 看起來一場大雨是跑不掉了

雪訓的人, 妳們要撐過去阿!!!!

IMG_1283.JPG


這地方實在是不能多做甚麼休息, 風大到很想死掉

在唯一可以接收道手機訊號的高點打完電話確定車子到登山口的時間後

我們就三步併作兩步的下山了....


上山幾乎要操死人的路段, 只要護膝綁好, 兩隻登山杖的加持下, 下去簡直飛快阿

半小時上來的哭坡, 10分鐘就下去了, 天氣也剛好以哭坡做為一個分界點

3000M以上雲霧繚繞, 風雨欲來之勢

3000M以下陽光普照, 郊遊踏青之fu


兩個左右, 約莫九點, 下到七卡, 本來想說追上葉老師他們的

(他們昨晚在七卡, 我們因為爬主峰所以留在369)

但是七卡只剩下空蕩的房間, 一個山友都沒, 想必他們已經早早下山了

九點二十, 我已經在雪山登山口了

IMG_1303.JPG


下坡一路上遇到許多要上去的山友, 因為這一天是星期五, 人特別多

不知道已經轉達幾次上面天氣不好, 一切要小心注意

也看到三四個挑夫, 一個人揹了最少35kg, 連頭帶都已經用上, 然後緊繃得要命

我看到的時候都不知道要不要打招呼

因為感覺他們只要一分心講話就會被背上的東西壓垮


不過我還是說了聲 "hi, 你們背好重阿"

果然, 他們沒有多餘講話的力氣, 只回了一句"還好"

然後就默默的轉入下一個彎, 消失在之字形上坡的深處....

(下到登山口後才知道今天有個120個人的登山團體要上去, 那些挑夫是先上去煮飯準備的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爬山方式, 只要不汙染山林, 無所謂哪個好哪個不好

不過對我來說, 自己努力過的果實永遠是最甜的)


20分鐘後, 傳馥跟惠婷也到了

IMG_1315.JPG


來到這裡, 不跟登山口的大水池照一張像

就像是到廟東夜市沒有吃到蚵仔煎一樣的殘念阿!!!


IMG_1309.JPG


看看下面的天氣, 要多好有多好

IMG_1316.JPG


等了一下下, 洪大哥來開著他的得利卡來把我們撿走

一個人發了泰山牛奶花生, 波蜜果菜汁讓我們有點回到現實生活的感覺


然後就是遊客如織, 櫻花盛開爆滿的武陵農場

IMG_1320.JPG

IMG_1319.JPG

IMG_1318.JPG


出了武陵農場收費站, 循原路回去, 跨過了佈滿雲霧的合歡山

從六號國道接三號從中投下, 回到了中興大學


山上的世界, 是要花時間細細品嘗的

雪山這條不算困難的百岳路線, 輕裝重裝夏天冬天走起來差異很大

有人安排兩天一夜攻主峰, 大部分是三天兩夜, 像我們這樣四天三夜悠閒的行程倒是不多

一樣的地方, 一樣的景色, 都好不容易上來了, 就好好的待在這

讓大山的氣魄洗淨平地的鉛華


惡劣的環境, 才能夠看見裝備的價值, 這句話說得一點都沒錯!!!!

我買的100塊綁腿, 簡直就是套個綠色塑膠袋在腳上而已, 一點用都沒有
唯一的功用就是讓我的腿綠綠的而已...

蔡先生砸大錢的妖嬌火紅綁腿, 用起來就是一個爽而已

更別提那個曳光彈頭燈了.....

爬山不見得要財力雄厚, 雨鞋, 雨衣
黃埔大背包加上夜市200塊頭燈與99塊登山杖也可以上來爬山

只是好的裝備可以在更惡劣的地形保護你, 如此而已


這次能夠成行, 除了要感謝葉老師的幫忙安排, powpow跟big O的裝備相借

也要感謝同行的傳馥與惠婷互相幫忙與通力合作

讓我們很幸運可以快快樂樂的出門, 平平安安的回家


謝謝所有幫忙過的人


我第一次在冬天上大山, 不過我想以後每年冬天都會上來個一次


山上的雪白與寧靜


是無與倫比的美麗


下一座冬日大山

在這裡

http://www.wretch.cc/blog/canadakuo/27046691

http://www.wretch.cc/blog/nighting1105/8028929


Wednesday, February 10, 2010

台南小吃吃吃吃吃吃吃吃吃

雪山剛回來, 馬上接力台南的成大第三屆的RNA研討會

台南, 一府二鹿三艋舺的台灣府城, 以小吃與悠久的歷史聞名台灣....


我們家這樣實力堅強的隊伍加上對吃的執著, 這次真的讓我嚇到了!!!!

我, 陳惠婷, 陳依璇, 黃纓雯, 游瑞pow, 這五個人湊在一起, 簡直就是地獄般的組合!!!

見神殺神, 遇佛砍佛阿!!!!!!!!!!!

周氏蝦捲, 兩角銀冬瓜茶, 陳氏蚵捲, 義豐冬瓜茶, 鱔魚意麵, 烤鮮蚵, 土托魚羹,

魚羹米粉, 森茂碗糕, 東巧鴨肉羹, 劉家菜粽, 肉粽, 味增湯, 虱目魚粥

兩天一夜, 一個中餐兩個晚餐的時間, 硬是在肚子裡塞了甜死人不償命的府城小吃

赤崁樓, 武廟, 德記洋行, 大天后宮

一個傍晚一個中午的研討會忙裡抽空的行程!!!


台南的口味真的都偏很甜的甜, 剛開始都"天阿, 也太好吃了吧'

但是每次都在快吃完的時候開始覺得有點膩....

然後就是冬瓜茶的無線迴圈

對於我這種滿腦子裡都是"食"的人來說

真是一飽天下無難事阿~~~


研討會本身....似乎已經不那麼重要了....


晚點拿到照片後再來記錄一下吧

Sunday, February 7, 2010

3886M, 另一個世界_雪山主峰

DSCN0509.JPG

2/4, 晴時多雲, 早上五點就被倉木麻衣的鈴聲叫醒

這一晚因為前一天的疲勞而好睡很多, 睡得好整個人也精神點

早餐還是稀飯, 從開始吃到準備出發也花了接近1.5hr

出發的時間已經來到六點半

太陽早已溫暖只有零度的早晨

DSCN0512.JPG


再度踏入黑森林, 感覺跟昨天一樣, 只是早晨的低溫讓昨天有點軟的雪又再度全部結冰

DSCN0524.JPG


這次速度加快不少, 一個多小時就來到8.9k, 昨天一群人紮營的地方

DSCN0514.JPG


黑森林後半段的路幾乎都是硬走出來的, 原本的路徑早已看不到

每次都是亂繞再接回有路牌的正規道路上

路邊的大石頭都充滿了冰爪的痕跡

IMG_1270.JPG


一路不斷向上, 偶爾可以從樹林間看到雲霧散去下的主峰, 但每次都只有幾秒鐘的時間

終於, 距離出發時間兩個小時, 我們出了黑森林

腳下的冰雪突然快速累積, 眼前的視野瞬間開闊起來

在我們正前方陷入雲霧中的巨大冰斗, 就是雪山34個圈谷當中, 最清楚的一個

而雪山主峰, 就在這一號圈谷的頂點

DSCN0537.JPG


雪越來越多也越來越厚, 目前只有蔡傳馥上了冰爪, 我是因為懶得停下來裝XD

所以走起來有點艱辛, 要靠登山杖插到冰裡才能穩當的向前走

DSCN0545.JPG


9.7K的路牌已經淪陷

DSCN0549.JPG


好不容易逮到雲霧散去的一瞬間, 正前方的巨大冰斗就是圈谷

主峰就在正前方了

我們要沿著左邊那條路徑慢慢接近主峰

IMG_1247.JPG


一開始就發生了問題, 才到圈谷的左側沒多久, 就找不到路接上去

跟我們同行的兩位有GPS的指引, 先行上切, 但是走的方向跟稜線似乎不大一樣

DSCN0552.JPG


當下決定先換上太陽眼鏡, 原地休息整理裝備(其他兩個人穿上雨褲, 待會好滑雪XD)

DSCN0555.JPG


我把眼鏡換上順道吃點餅乾後就先輕裝到前面探個路

DSCN0556.JPG


還好很快就找到接上稜線的路

IMG_1250.JPG


但, 這才是地獄的開始....

IMG_1251.JPG


上下兩張照片只差了不到兩分鐘吧....

明明清晰可見的路徑馬上被烏雲蓋住, 然後颳起站都站不穩的強風....

吹個一兩分鐘後又嘎然停止....

就這樣有事沒事給你吹一下來亂, 煩都煩死

IMG_1253.JPG


一路上冰雪很重, 沒上冰爪很危險, 因為左手邊是滑不溜丟的冰雪

右手邊可以走的路只有20cm左右, 伴隨時有時無的大風, 只要一颳風, 就得停下來

以免墜谷身亡

加上上了圈谷海拔已經突破3500M, 每走一步都喘得要死

最後這短短的500M, 幾乎是走了三五步就得停下來休息

硬是花了四十分鐘才克服 .....


IMG_1257.JPG

IMG_1260.JPG

IMG_1261.JPG


終於, 看到一群玉山圓柏, 表示頂點要到了!!!!



DSCN0567.JPG


11:50, 我們登頂雪山主峰

DSCN0561.JPG

DSCN0559.JPG

DSCN0562.JPG

雪山主峰, 海拔3886, 台灣第二高峰, 百岳排名第二, 舊稱"次高山"

有六條稜線在此會合

  • 主稜:又稱西稜,為雪山山脈主稜,自雪山主峰向西延伸,經過翠池三叉山後北轉,在博爾可山再折向西南方。沿線包括火石山頭鷹山大雪山中雪山四座百岳山峰。
  • 南稜:自翠池三叉山向南轉折,沿線有雪山西南峰、大劍山、油婆蘭山、佳陽山劍山等 高山,又稱雪劍稜脈、劍山稜脈或大小劍稜脈。
  • 北稜:自雪山主峰,向北經北稜角、凱蘭特崑山、雪山北峰、穆特勒布山、素密達山、布秀蘭山、巴紗拉雲山到大霸尖山小霸尖山的稜脈,即是聖稜線,亦稱雪霸線。
  • 北東稜:從布秀蘭山自北稜分出往東的支稜,沿線有品田山池有山桃山喀拉業山,即武陵四秀
  • 東南稜:從雪山主峰南面,接上雪山南峰、志佳陽大山
  • 東支稜:由主峰往東延伸至七家灣溪河谷,沿線經過甘木林山、雪山東峰;也稱雪東線。

看來還有很多次機會可以到雪山主峰哩~

上面得風巨大到人都站不穩, 相片沒甚麼感覺, 來個錄影吧

video


風誇張到沒有辦法定時自拍, 只能勉強這樣將就了
(蔡傳馥, 你包成這樣是要練習搶銀行嗎!!)

DSCN0582.JPG


旁邊的志佳陽路線, 老闆以前是走這條路下去的

IMG_1263.JPG


站在圈谷的最高處向下看

DSCN0587.JPG


山頂真的看不到甚麼, 但是我們又捨不得就這樣下去

只好躲在主峰石頭旁邊煮起阿華田來, 期待天氣會有一點點轉變

(沒有帶擋風板, 只好隨便圍一下XD)

IMG_1264.JPG


也順便把葉老師借我的冰爪給穿上去

IMG_1265.JPG

IMG_1266.JPG


癡癡的等不到天氣好轉, 冰爪也穿好了, 阿華田也喝完了

那就下去吧

原路折返?  有點危險, 因為坡度有點大, 而且都是冰

上山容易下山難, 尤其是冰天雪地的下坡, 不好不好, 換別條路


前面就是北稜角了(聖稜線的最北邊), 北稜角前的鞍部看起來頗有趣的

而且那個鞍部的缺口像個抽油煙機一樣一直不斷的有雲霧湧上來

既然無法下翠池, 無法上北稜角, 那跑到鞍部缺口看一下可以吧

DSCN0580.JPG


有明顯的腳步通到鞍部, 加上穿了冰爪以後移動能力與效率整個大增

就去玩一下吧

這條路線實在是太優了, 幾乎沒有結冰, 雪算鬆軟, 走起來相當夢幻

讓我忍不住朝拜了一下

DSCN0578.JPG


這張就很明顯看到鞍部跟北稜角了, 雲霧散去的機會還真是不多阿

DSCN0595.JPG


DSCN0593.JPG


回首來時路, 依然夢幻滿點!!!!

DSCN0585.JPG


離鞍部越來越近

DSCN0601.JPG


北稜角也越來越清楚, 越來越巨大, 也越來越知道不可能上得去......

DSCN0602.JPG


鞍部到了, 其實也沒甚麼, 就是另一個方向的山, 然後冷得要死的風拼老命的灌上來

DSCN0603.JPG


享受完3500M以上的雪白步道, 還走到這個鳥地方來, 既不能前進, 後退又嫌麻煩

你說該怎麼辦.....


在圈谷的鞍部, 旁邊都是雪, 雪裡面偶爾一些杜鵑冒出頭來

斜度也很夠, 那就....

DSCN0596.JPG


滑下去吧!!!! 滑下去吧!!!! 滑下去吧!!!! 滑下去吧!!!!


這個念頭才剛起來, 身體就已經往雪上倒, 企圖用腳上的冰爪減速控制方向

整個過程發生的時間不到1秒.....


BUT!!!!!!!!!!!!


也許跟我比較胖有關係, 一往下滑的速度整個驚人阿!!!!!!!!

冰爪完全沒用, 登山杖也無用武之地, 只能像個無助的小貓用雙腳勉強控制方向

企圖撞到棵大叢一點的杜鵑

雖然只向下滑了10 sec左右就撞到了杜鵑, 但這十秒不知道死了多少細胞....

過不了五秒, 陳惠婷轉了一圈跌在我旁邊

馬上回頭看蔡傳馥, 也是一付驚恐的表情 "靠腰, 怎麼這麼快"

撞到陳惠婷的身上


三個人就這樣卡在圈谷的一半, 哈哈大笑起來

DSCN0608.JPG


抬頭看看這驚人的坡度, 剛剛的膽不知道是從哪來的....

DSCN0606.JPG


不過這方法還蠻有效率的, 高度下降很快, 比傳統路線要快上許多, 當然也刺激很多!!

知道速度這麼快之後, 就一階段一階段的找杜鵑卡住自己, 然後向谷底進發

多滑個三次左右, 就已經必須要用走的了


不到五分鐘, 我們已經在這麼低的地方了

阿剛剛爬得這麼狼狽是怎樣

DSCN0558.JPG


下到谷底的時間接近兩點半, 時間還相當充裕阿, 索性在這裡玩起雪來

也順便整理一下裝備跟服裝儀容, 把剛剛的刺激與驚恐收好

準備走向滑不溜丟的黑森林下坡


在這裡特別替陳惠婷的, 眼鏡, 水壺, 頭燈哀悼

滑這麼一趟, 所費不貲, 相信你下一次會更好!!!!


依舊在8.7K取水, 背回369煮最後一餐火鍋

晚上的天氣更糟, 幾乎沒有星星, 所以今天的飯後活動是打牌!!

我以驚人的氣勢連續讓陳惠婷抽到三次鬼牌, 真爽~


今天上主峰的時候環境相當艱困, 雖然沒有任何一點放棄的念頭產生

但我深深的覺得, 沒有豐富的知識, 沒有強壯的體魄

要怎樣比其他人看得多, 走得遠, 爬得高

這種運動方式沒有運氣可言, 靠的是自己的身體與意志力


我背了15公斤在身上, 上主峰累得半死, 世界上比3886M還要高的山一定一卡車

在這裡都一副狼狽樣, 這樣的體魄要怎樣從更高的山頂看世界


這一次的辛苦, 永遠是成為下次站得更高的基石



這個夜晚風特別大, 我已經準備好, 看到明天東峰的日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