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8, 2009

總是和雞蛋站在同一邊

小時候, 長輩要求我讀書的原因是可以舒服的工作與賺錢

不然就要到工廠做粗活, 替人流汗一輩子

時代進步得飛快, 觀念也翻新得很快
舒服賺錢的理由我想已經不能成為一個督促小孩向前的力量

那要怎麼跟自己的下一輩說明學習的重要性呢?
膚淺如我, 我會說

"學習, 是讓你更了解這個世界, 更了解自己"

然後

"當一個能夠大聲說話的人,這樣才能替不能開口的人仗義執言。"
"當一個有能力的人,這樣才能替沒有能力的人挺身而出。"

如果我小時候, 有人跟我說, 當個小說家可以運用洗鍊的文字感動人心
或許我會認真的朝這個目標邁進, 最少這比舒服賺錢有吸引力的多了

昨天, 我看到Lucifer的文章
是有關於村上春樹在加薩領取耶路撒冷文學獎時所發表的演說

我只能說我被感動了

所以我在這裡也要讓你感動


總是和雞蛋站在同一邊

村上春樹於耶路撒冷文學獎

我是以小說家的身份來到耶路撒冷,也就是說,我的身份是一個專業的謊言編織者。

當然,說謊的不只是小說家。我們都知道,政客也會。外交人員和軍人有時也會被迫說謊,二手車業務員,屠夫和工人也不例外。不過,小說家的謊言和其他人不同的地方在於,沒有人會用道德標準去苛責小說家的謊言。事實上,小說家的謊言說的越努力,越大、越好,批評家和大眾越會讚賞他。為什麼呢?

我的答案是這樣的:藉由傳述高超的謊言;也就是創造出看來彷彿真實的小說情節,小說家可以將真實帶到新的疆域,將新的光明照耀其上。在大多數的案例中,我們幾乎不可能捕捉真理,並且精準的描繪它。因此,我們才必須要將真理從它的藏匿處誘出,轉化到另一個想像的場景,轉換成另一個想像的形體。不過,為了達成這個目的,我們必須先弄清楚真理到底在自己體內的何處。要編出好的謊言,這是必要的。

不過,今天,我不準備說謊。我會儘可能的誠實。一年之中只有幾天我不會撒謊,今天剛好是其中一天。

讓我老實說吧。許多人建議我今天不應該來此接受耶路撒冷文學獎。有些人甚至警告我,如果我敢來,他們就會杯葛我的作品。

會這樣的原因,當然是因為加薩走廊正發生的這場激烈的戰鬥。根據聯合國的調查,在被封鎖的加薩城中超過一千人喪生,許多人是手無寸鐵的平民,包括了兒童和老人。

在收到獲獎通知之後,我自問:在此時前往以色列接受這文學獎是否是一個正確的行為。這會不會讓人以為我支持衝突中的某一方,或者認為我支持一個選擇發動壓倒性武力的國家政策。當然,我不希望讓人有這樣的印象。我不讚同任何戰爭,我也不支持任何國家。同樣的,我也不希望看到自己的書被杯葛。

最後,在經過審慎的考量之後,我終於決定來此。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有太多人反對我前來參與了。或許,我就像許多其他的小說家一樣,天生有著反骨。如果人們告訴我,特別是警告我:「千萬別去那邊,」「千萬別這麼做,」我通常會想要「去那邊」和「這麼做」。你可以說這就是我身為小說家的天性。小說家是種很特別的人。他們一定要親眼所見、親手所觸才願意相信。

所以我來到此地。我選擇親身參與,而不是退縮逃避。我選擇親眼目睹,而不是矇蔽雙眼。我選擇開口說話,而不是沈默不語。

這並不代表我要發表任何政治信息。判斷對錯當然是小說家最重要的責任。

不過,要如何將這樣的判斷傳遞給他人,則是每個作家的選擇。我自己喜歡利用故事,傾向超現實的故事。因此,我今日才不會在各位面前發表任何直接的政治訊息。

不過,請各位容許我發表一個非常個人的訊息。這是我在撰寫小說時總是牢記在心的。我從來沒有真的將其形諸於文字或是貼在牆上。我將它雋刻在我內心的牆上,這句話是這樣說的:

「若要在高聳的堅牆與以卵擊石的雞蛋之間作選擇,我永遠會選擇站在雞蛋那一邊。」

是的。不管那高牆多麼的正當,那雞蛋多麼的咎由自取,我總是會站在雞蛋那一邊。就讓其他人來決定是非,或許時間或是歷史會下判斷。但若一個小說家選擇寫出站在高牆那一方的作品,不論他有任何理由,這作品的價值何在?

這代表什麼?在大多數的狀況下,這是很顯而易見的。轟炸機、戰車、火箭與白磷彈是那堵高牆。被壓碎、燒焦、射殺的手無寸鐵的平民則是雞蛋。這是這比喻的一個角度。

不過,並不是只有一個角度,還有更深的思考。這樣想吧。我們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是一顆雞蛋。我們都是獨一無二,裝在脆弱容器理的靈魂。對我來說是如此,對諸 位來說也是一樣。我們每個人也或多或少,必須面對一堵高牆。這高牆的名字叫做體制。體制本該保護我們,但有時它卻自作主張,開始殘殺我們,甚至讓我們冷 血、有效,系統化的殘殺別人。

我寫小說只有一個理由。那就是將個體的靈魂尊嚴暴露在光明之下。故事的目的是在警醒世人,將一道光束照在體繫上,避免它將我們的靈魂吞沒,剝奪靈魂 的意義。我深信小說家就該揭露每個靈魂的獨特性,藉由故事來釐清它。用生與死的故事,愛的故事,讓人們落淚的故事,讓人們因恐懼而顫抖的故事,讓人們歡笑 顫動的故事。這才是我們日復一日嚴肅編織小說的原因。

先父在九十歲時過世。他是個退休的教師,兼職的佛教法師。當他在研究所就讀時,他被強制徵召去中國參戰。身為一個戰後出身的小孩,我曾經看著他每天晨起在餐前,於我們家的佛壇前深深的向佛祖祈禱。有次我問他為什麼要這樣做,他告訴我他在替那些死於戰爭中的人們祈禱。

他說,他在替所有犧牲的人們祈禱,包括戰友,包括敵人。看著他跪在佛壇前的背影,我似乎可以看見死亡的陰影包圍著他。

我的父親過世時帶走了他的記憶,我永遠沒機會知道一切。但那被死亡包圍的背影留在我的記憶中。這是我從他身上繼承的少數幾件事物,也是最重要的事物。

我今日只想對你傳達一件事。我們都是人類,超越國籍、種族和宗教,都只是一個面對名為體制的堅實高牆的一枚脆弱雞蛋。不論從任何角度來看,我們都毫 無勝機。高牆太高、太堅硬,太冰冷。唯一勝過它的可能性只有來自我們將靈魂結為一體,全心相信每個人的獨特和不可取代性所產生的溫暖。

請各位停下來想一想。我們每個人都擁有一個獨特的,活生生的靈魂。體制卻沒有。我們不能容許體制踐踏我們。我們不能容許體制自行其是。體制並沒有創造我們:是我們創造了體制。

這就是我要對各位說的。

我很感謝能夠獲得耶路撒冷文學獎。我很感謝世界各地有那麼多的讀者。我很高興有機會向各位發表演說。

(以上文章為Lucifer譯)

原文在此

Always on the side of the egg
By Haruki Murakami
Tags: Israel News, Haruki Murakami

I have come to Jerusalem today as a novelist, which is to say as a professional spinner of lies.

Of course, novelists are not the only ones who tell lies. Politicians do it, too, as we all know. Diplomats and military men tell their own kinds of lies on occasion, as do used car salesmen, butchers and builders. The lies of novelists differ from others, however, in that no one criticizes the novelist as immoral for telling them. Indeed, the bigger and better his lies and the more ingeniously he creates them, the more he is likely to be praised by the public and the critics. Why should that be?

My answer would be this: Namely, that by telling skillful lies - which is to say, by making up fictions that appear to be true - the novelist can bring a truth out to a new location and shine a new light on it. In most cases, it is virtually impossible to grasp a truth in its original form and depict it accurately. This is why we try to grab its tail by luring the truth from its hiding place, transferring it to a fictional location, and replacing it with a fictional form. In order to accomplish this, however, we first have to clarify where the truth lies within us. This is an important qualification for making up good lies.

Today, however, I have no intention of lying. I will try to be as honest as I can. There are a few days in the year when I do not engage in telling lies, and today happens to be one of them.

So let me tell you the truth. A fair number of people advised me not to come here to accept the Jerusalem Prize. Some even warned me they would instigate a boycott of my books if I came.

The reason for this, of course, was the fierce battle that was raging in Gaza. The UN reported that more than a thousand people had lost their lives in the blockaded Gaza City, many of them unarmed citizens - children and old people.

Any number of times after receiving notice of the award, I asked myself whether traveling to Israel at a time like this and accepting a literary prize was the proper thing to do, whether this would create the impression that I supported one side in the conflict, that I endorsed the policies of a nation that chose to unleash its overwhelming military power. This is an impression, of course, that I would not wish to give. I do not approve of any war, and I do not support any nation. Neither, of course, do I wish to see my books subjected to a boycott.

Finally, however, after careful consideration, I made up my mind to come here. One reason for my decision was that all too many people advised me not to do it. Perhaps, like many other novelists, I tend to do the exact opposite of what I am told. If people are telling me - and especially if they are warning me - "don't go there," "don't do that," I tend to want to "go there" and "do that." It's in my nature, you might say, as a novelist. Novelists are a special breed. They cannot genuinely trust anything they have not seen with their own eyes or touched with their own hands.

And that is why I am here. I chose to come here rather than stay away. I chose to see for myself rather than not to see. I chose to speak to you rather than to say nothing.

This is not to say that I am here to deliver a political message. To make judgments about right and wrong is one of the novelist's most important duties, of course.

It is left to each writer, however, to decide upon the form in which he or she will convey those judgments to others. I myself prefer to transform them into stories - stories that tend toward the surreal. Which is why I do not intend to stand before you today delivering a direct political message.

Please do, however, allow me to deliver one very personal message. It is something that I always keep in mind while I am writing fiction. I have never gone so far as to write it on a piece of paper and paste it to the wall: Rather, it is carved into the wall of my mind, and it goes something like this:

"Between a high, solid wall and an egg that breaks against it, I will always stand on the side of the egg."

Yes, no matter how right the wall may be and how wrong the egg, I will stand with the egg. Someone else will have to decide what is right and what is wrong; perhaps time or history will decide. If there were a novelist who, for whatever reason, wrote works standing with the wall, of what value would such works be?

What is the meaning of this metaphor? In some cases, it is all too simple and clear. Bombers and tanks and rockets and white phosphorus shells are that high, solid wall. The eggs are the unarmed civilians who are crushed and burned and shot by them. This is one meaning of the metaphor.

This is not all, though. It carries a deeper meaning. Think of it this way. Each of us is, more or less, an egg. Each of us is a unique, irreplaceable soul enclosed in a fragile shell. This is true of me, and it is true of each of you. And each of us, to a greater or lesser degree, is confronting a high, solid wall. The wall has a name: It is The System. The System is supposed to protect us, but sometimes it takes on a life of its own, and then it begins to kill us and cause us to kill others - coldly, efficiently, systematically.

I have only one reason to write novels, and that is to bring the dignity of the individual soul to the surface and shine a light upon it. The purpose of a story is to sound an alarm, to keep a light trained on The System in order to prevent it from tangling our souls in its web and demeaning them. I fully believe it is the novelist's job to keep trying to clarify the uniqueness of each individual soul by writing stories - stories of life and death, stories of love, stories that make people cry and quake with fear and shake with laughter. This is why we go on, day after day, concocting fictions with utter seriousness.

My father died last year at the age of 90. He was a retired teacher and a part-time Buddhist priest. When he was in graduate school, he was drafted into the army and sent to fight in China. As a child born after the war, I used to see him every morning before breakfast offering up long, deeply-felt prayers at the Buddhist altar in our house. One time I asked him why he did this, and he told me he was praying for the people who had died in the war.

He was praying for all the people who died, he said, both ally and enemy alike. Staring at his back as he knelt at the altar, I seemed to feel the shadow of death hovering around him.

My father died, and with him he took his memories, memories that I can never know. But the presence of death that lurked about him remains in my own memory. It is one of the few things I carry on from him, and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I have only one thing I hope to convey to you today. We are all human beings, individuals transcending nationality and race and religion, fragile eggs faced with a solid wall called The System. To all appearances, we have no hope of winning. The wall is too high, too strong - and too cold. If we have any hope of victory at all, it will have to come from our believing in the utter uniqueness and irreplaceability of our own and others' souls and from the warmth we gain by joining souls together.

Take a moment to think about this. Each of us possesses a tangible, living soul. The System has no such thing. We must not allow The System to exploit us. We must not allow The System to take on a life of its own. The System did not make us: We made The System.

That is all I have to say to you.

I am grateful to have been awarded the Jerusalem Prize. I am grateful that my books are being read by people in many parts of the world. And I am glad to have had the opportunity to speak to you here today.

Friday, February 27, 2009

偉大的實驗

我的blog好像很少紀錄實驗室的點滴
我想是因為這個實驗室對我來說, 是一個努力工作的地方
認真的工作, 自然會稍稍少一點樂趣, 但是今天不一樣!!!!

荔枝實驗室憑良心來說, 真的"很厲害"!!!!

怎麼說呢, 在這裡做實驗非常的有效率, 我之前應該有說過
post doc 一個人最少做五個project, PhD 學生最少三個

有效率的原因有很多, 最主要的我想應該是這裡是實驗至上
其他的都有人替你服務, 為的就是要讓你好好做實驗

所有的雜物有人洗, 公用的buffer有人配, medium也有人配
除了yeast以外,
所有不同strain的E.coli與 agro bacteria competent cell都有人負責
也不用自己種植物

所有的藥品都由超有組織能力的技術員依照名字分門別類排好, 且乾濕分離
所有的櫃子都貼上這裡有什麼的標籤
primer全部用數字標上(目前數字到四千一百多), 放在固定的地方
公用電腦有一套軟體專門描述primer的用途與序列

不用自己倒垃圾, 固定有人會進來收
不用掃地拖地, 固定也有人進來整理

任何東西只要快要沒了, 或是什麼東西會壞掉了, 只要寫在一個白板上
技術員幫你依照緊急的順序一個一個解決

所有的plasmid全部以vector NTI做圖且放在公用電腦與紙本的資料夾中
所有的protocol都存在電腦裡, 誰寫的, 誰修改過, 日期等等, 鉅細靡遺
連pH meter都不用校正, 因為技術員一個月會校正一次

你說嘛, 這麼有組織的地方, 你做實驗會沒有效率嗎!?

做不出來不是沒有就是你自己的問題, 不會有藥品誰配不好造成實驗失誤
不會有找不到東西發現誰沒訂(除非他沒寫在白板上)

在這裡做實驗, 就是 "專注"
因為除了你自己以外, 沒有其他的藉口讓你渙散...

加上這裡的系統非常多又非常穩定
如果同一個實驗做兩次以上就是為了要好看的圖而已

小丹, 我的恩師, 他是構築實驗室公用載體的大功臣之一
他在這裡當post doc也才不過三年, 已經為實驗室做了413個plasmid...

這樣說並不是要歌頌這間實驗室有多偉大
只是要紀錄一下

在地球上另一邊這樣的一個小角落, 聚集了12個人, 天天以這種態度在做實驗

好, 教育完畢, 開始進入正題

今天, 隔壁的venu(比我晚一個半月進實驗室, 坐在我旁邊, 教學相長)
要跑一片SDS-PAGE

我們跑蛋白膠有固定的bench, 所有可以分段設定時間與電壓的power supply 都放在一起
這種大的power supply可以跑到1000V, 但是之前最大也都跑到500V而已

回到正題, 跑SDS-gel for western時
我們會設定step1:50V 10min, step2:75V 10min, 150V 30~40min
這樣跑出來的蛋白分離的好又漂亮

而venu這次選到的power supply, 之前被一個post doc拿去跑"Monster"
而設定到500V..............

所以, 請發揮各位的想像力, 平常只用150V左右跑30~40分鍾的SDS-PAGE
如果用了500V去跑, 需要多久跑完!!!!






























請自己有個數字後再往下看...........











































答案就是..........

























兩分鍾.........

是的, 設定成500V後, 在buffer變得滾燙之前, 也就是差不多兩分鍾左右
一張10%的SDS-PAGE可以完整的呈現110~30 kDa的蛋白
(我本來有把圖存回來的,但無奈雖然是tif檔, 但卻無法在PC system中被讀取
明天我會再試一次的)

但是這樣有一定的風險在, 因為小tank無法承受過大的電流
有可能造成電線融掉或是玻璃破掉等等無法預期的後果
沒有練過的實驗室, 請不要輕易嘗試!!!


不過這個事件還是在下午大大振奮了實驗室的人心!!!

兩分鍾的500V 10% SDS-PAGE

屌!!!

Thursday, February 26, 2009

wego 小電影

無意間在網路上看到這三部小電影

雖然沒有裸露的鏡頭, 但是衛道人士還是不要進入比較好


精品Motel, 在台灣可以算是一種有趣的文化
而motel一般給人的印象就是男女拿去辦事或偷情的好所在
原因不外乎其絕佳的隱密性
也就是說你一進去就不會有人知道里面有誰或是做了些什麼事
而這樣的空間被設計成極度適合講悄悄話的地方

但是, 這樣的地方就跟大家認為以往的撞球間都是"不良少年"一樣
motel也被戴上了"情色場所" 這樣的帽子

我一個高中同學, 之前在逢甲念建築, 畢業的題目就是"台中汽車旅館"
經過他實際調查後才發現, 現在的motel早有了其他的附加價值
像是婚紗照的地點
像是三五好友的party 場所
像是公司面見高級客戶的地方
像是極度需要隱私的政治會談
等等等等

好啦, 我沒有要經營motel, 也沒有要幫他們平反什麼
只是想去體驗一下卻被傳統觀念束縛的人們

"請放開心胸,大膽的進去吧^^"


wego, 希望下次可以we go.



薇閣小電影:送餐服務



薇閣小電影:浴帽


薇閣小電影-無味皂

Wednesday, February 25, 2009

1.2.3.到 台.灣.



月是故鄉明,人是故鄉親

離開故土沒有很久, 跟一些在這里長期奮鬥的台灣勇者比較, 我是小角色
也沒有想到這麼快就要再踏上我思念的台灣

心裡的感覺從很早之前的期待, 到越來越接近日期的"怪怪感"
其實說不大上來, 但是這種終於要回家的感覺, 還是讓我很高興

終於我可以吃到我愛吃的食物
終於我可以見到許久未見的家人與塔肉
終於我可以參加我很想要參加的婚禮
終於我可以再度在實驗室大肆聊天
終於我可以再登上台灣的山
終於我可以再度熟悉稍稍有點遺忘的事物

太多的終於終於....




但重點是....



有要代買東西的, 請領號碼牌, 能夠說明廠牌及數量最好, 附圖更優
需要寄到我家的也請跟我要地址

基本上我回去兩星期, 從3/11~3/25
大概會待在台中台北各一半一半

中間的行程尚未確定, 但肯定只會有吃喝玩樂


我想雖然很多人已經知道了, 但我還是來野人獻曝一下
這次計畫回台, 主要是為了延長一點留美的時間
然而我是正常且優秀的中華民國役男

所以我出境時間有最長一年的限制
因此必須回台處理役男出境問題

Anyway, 要獻曝的不是這個, 是關於查機票的方式

我是個懶鬼, 旅行社一間一間打, 實在是很懶
所以讓我找到一個 " iflychina"
雖然是對岸的東西, 但是他十分的方便
因為它收集了所有大陸在美國旅行社的電話,
你只要註冊一個帳號, 把你要的時間地點寫好
系統會幫你寄給所有旅行社, 然後隔天大約會有10~15封不同的報價傳回
相當方便

除了這個, 我也發現了 "Farecast"
一般幫你找便宜機票也就算了, 他還會幫你預測!!!!
也就是說預測這個時間點買機票好不好, 還有自信指數, 表示系統多有自信
這裡有詳細的教學文章, 我就不多說了

機票這種東西, 買到便宜就是你跟它有緣啦
因為實在是太不可預測了

在我買之前又熊熊衝出這個
叫我是要繼續hold下去嗎, 真是.......

Anyway, 期待回國的日子早日到來

Animo!!!!

Tuesday, February 24, 2009

祝福小丹

我的恩師, 小丹
他明天要進UK醫院動椎間盤手術

他是個壯碩的西班牙硬漢
思想正面到無可救藥
熱血沸騰得滔滔不絕
實驗技巧與經驗值簡直無可挑剔, 背景知識與頭腦反應也不在話下
說是一個窮極的實驗個體一點也不為過

然後卻深受背痛所苦, 要知道在美國這個凡事都積極治療的國家
開刀幾乎是所有疑難雜症的解決方式

所以他要接受兩小時的椎間盤手術
早上五點四十五要準備, 七點半的刀

然後他的正面, 讓他覺得這個手術很有趣, 對他來說也是個人生的挑戰
我無言.....

Anyway,
在這裡紀錄一下, 給他集氣!!!!!!!!!!

小丹小丹小丹.....

加油加油加油.....

Animo!!!!!

Sunday, February 22, 2009

Island trip_Take 6-- Myvatn to Eglisstadir

P1030841

曙光乍現
昨夜伴著洗完溫泉的通透感與超滿足的宵夜而一夜好眠,

今天早餐是外國人看到傻眼, 我們自己也吃驚的超RICH咖哩麵
(昨天晚上沒吃完的今早繼續回鍋解決它!!!)

有一對可愛的法國母女出來自助旅行, 在我們吃特RICH早餐時
不斷的找著咖啡機, 實在是成為非常強烈的對比^^

兵荒馬亂的整理與打包, 為的就是要搶這個魚肚白的時間
日照時間短, 任何時間都得好好把握才行~

踏出大門, 天微微亮, 一眼就可以看到米湖
我們車子停在靠近冰凍湖邊的地方, 說什麼也要上去踏兩腳

"湖"這種東西, 只要在早上天氣好沒有風的時候
那種氣溫與色溫
在在的都讓人覺得美好寧靜, 早晨的湖景
不管你在哪, 請無論如何都要看一次
P1030850

P1030848

P1030859

P1030857

就是這個裂縫, 讓我在靠近它端詳的時候
突然應聲碎裂, 破了一個小洞
讓我的右腳陷入0度C的超刺骨湖水中
(美國這裡冰風暴後不久, 有群人仗著氣溫低與湖面結冰厚
成群的到Crane Creek State Park冰釣
結果因為氣溫回暖, 冰層融化
造成134人困在冰上, 還有一人不慎掉落湖中死亡, 原報導在此)

現在回頭想想, 還好只有我的一隻腳掉進湖中
如果我整個人都掉進去, 身體為了保溫, 血液會快速回流到心臟,

由於單位時間內回心血量過多
而加重了左, 右心室舒張時的負荷
再來迎接你的就是心臟衰竭
了....

我沒那麼慘啦, 只是右腳超級濕冷, 像是踩在針上一樣的難過
當然也就沒有繼續往前走, 而是回到車上馬上換了雙乾爽的襪子
登山鞋只有一雙, 就讓它含著報紙把水慢慢吐出來吧...

也順便呼籲一下, 看到裂縫千萬不要靠近
絕對不要想說自己有那個反應能力可以跳開~
"事情絕對不是憨人想的那麼簡單"

結束米湖之後, 下一個目的地是地熱區Hverarond

其實進到米湖之前, 大老遠就可以看到這個地熱噴出的白煙P1030863

P1030865

等到更靠近一點, 發現有個像是做詭異科學實驗的多角型小房間
與錯綜複雜又參雜一點漏氣的複雜管線穿梭
(這句話好多雜阿, 像是繞口令)IMG_3451

IMG_3450

IMG_3463

IMG_3452

然後就是大到十分誇張的巨大煙霧, 一走進煙霧完全就是個瞎子
只能靠最原始的身體感覺來判斷方向

轟隆隆響的噴氣聲, 還有味道濃郁的硫味
這種強力能量24小時不間斷的釋放
用"得天獨厚"來形容, 似乎還少那麼一點..

離開這個中途小工廠(我猜是小工廠!?)
到了真正的地熱區, 這裡可是有Trail給你走的
看到的地熱不止更多元, 也更泥濘了!!!!
我們因為時間與地面狀況實在是很糟, 只走了一點點小trail就折返
雖然惋惜, 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既然選擇冬天來, 勢必是需要犧牲一些的

冰島灼熱地表, 沸騰的土地

IMG_3468

P1030905

IMG_3478

IMG_3471

P1030897

P1030904

這裡是個有趣的地方, 完全看不出來冰島的冬天
因為整個大地都在冒煙
形成了遠方大山白雪皚皚, 眼前土地沸騰的強烈對比
走到這裡, 才真正的體會到什麼是冰與火的國家!!!

我想因為灼熱大地再加上天氣冷的關係, 水蒸氣一堆
地表的含水量也頗高, 高到你一腳踩上去后土就下不來了
然後你就開始慢慢長高, 腳也越來越重
所以一離開泥土路, 大家就瘋狂清鞋底
誰也不想小福吃著ㄧ堆土載我們

下面是我企圖要接近一個很激動的噴煙口, 結果卻.............

video

離開這片焦黃土地後, 我們朝著昨夜溫泉大叔建議我們的方向前進
就可以看到明信片上的景觀啦

所以我們彎進了一條小路, 追隨著永遠低於30度角的太陽
到了Leirhnjukur

P1030954

我只能說, 到Leirhnjukur的路完全是給它冰封了...
最明顯的建築物要算是

IMG_3503

是的, 一間有廁所的休息站....
不要小看這間休息站, 小福為了走到這, 可是用打滑無數次換來的

P1030919

P1030935

請看看, 這哪裡有路呢, 我們是開在雪加冰上過來的
硬是off-road到這裡

雪積了有半個人那麼高, 看不到路也是合情合理啦P1030921

雖然只有一間小廁所
但是潔白無瑕的無盡大地配上溫暖的陽光灑落
套一句同行者的話


"這裡很美, 請自己來看"

IMG_3505

P1030931

IMG_3504

雖然景色美到讓人痴呆, 但是氣溫也不是開玩笑的低
離開溫暖的小福不過幾分鍾就很想要回車上

這時候有人拿出酒鬼小瓶子, 裡面充滿了KY有名的Bourbon

不是我在說, 這個whiskey一入口, 先是辣下去, 然後暖上來
在這個空無一人的潔白大地, 金黃色的陽光斜射, 然後手上一小瓶
小啜一口, 感受身體給你的回應, 然後享受這個環境

這就是一種Fu......

IMG_3507

既然往Leirhnjukur的路充滿不確定性, 雖然我們熱血
但是也不太敢貿然嘗試, 連開到這間休息站解放都這麼勞心勞力,
更不用說路都看不到的前方, 還是別這麼衝的好~

昨晚也提到另一個VITI火山, 就在這裡不遠處, 就去看看吧
小福重新回到比較明顯的路上, 馬上就看到了身陷雪中的VITI

IMG_3548

這個火山親切多了, 不僅車子停得近
(停車場都不停車場了, 雪白一片)
連上山的路線都清楚的規劃, 不用再off-load了, 所以照片也多啦

P1030939

P1030950

我們離開小福, 然後以逆時針的方向爬上山脊, 企圖走到最高點
不斷爬升的當下, 週遭景色, 還是一個字 "美"
而且還可以看見遠方的地熱設備, 管線與建築物都清晰可見
IMG_3513

IMG_3526

IMG_3509

雖不能用輕鬆愜意, 但是跟昨天比起來根本就是天堂地獄的差別
一下子就到達高點, 一覽無遺...

Somehow沒有人照火山口, 哈哈
不知道是不是前一天傍晚的排斥心理
只是火山口在冬天看起來也只是一個大凹洞, 然後裡面都是雪
還不如他週邊的景色好看
但是這個火山口在夏天似乎會形成一個湖呢
(轉載於此)

這也差太多了吧, 本來就覺得有必要夏天再來一次的冰島
又更錦上添花了

不過高處畢竟是高處, 風大到一個不行, 風寒效應一加乘
就算只露個臉, 還是感覺刺骨
而我因為早上愛玩而失足掉進米湖裡的拖鞋右腳, 早已失去知覺

但是"登頂照"怎麼可以少呢!!??IMG_3539

回頭一看, 寧靜大地配上狂野小福, 又是一幅成功的宣傳照

IMG_3543

要離開這裡真的會有點依依不捨

天地這麼大, 這裡只有一台車, 五個人
沒有觀光客的紛紛擾擾
沒有小販的大呼小叫
沒有販賣紀念品的現代建築

有的只是最原始的自己與最自然的美景
能夠生活在這裡, 雖然原始, 但卻是最奢侈的享受IMG_3579


時間還早, 接下來就是要去今晚住宿的地點
Egilsstadir
但實在是太早了, 這麼早的時間拿去Road-trip
根本是浪費白天的時間

所以我們當下決定要回火山
Hverfjall 重新看看
並趁著天色尚早, 試著繞他一圈
而且當初我們走的是右邊, 現在如果換成左邊走會如何~
不回去還好, 一回去.....切向左邊.....
IMG_3565

是的!!!!
就是"禁止攀爬"
我就想說這樣的火山怎麼可能讓一般遊客徒手上攀呢!?
而且這個sign是立在比較短的左側, 我想應該是因為右側太高
根本不會有人笨到跟我們一樣直接爬上去...
不過我們可是用血淚換來流芳百世的熱血故事
拿來說嘴傳頌一點都不為過

不管怎樣, 這次不上去, 在下面繞一圈可以吧
看看這個讓我們差點往生的火山

P1030961

IMG_3570

看看這個路, 蓋滿了冰跟雪, 小福自己玩得很愉快, 我卻操控得半死
三不五時就被厚雪擋住而動彈不得不說
還要前後移動個幾次才有辦法脫困
行進方向跟車輪不平行也老是發生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總不能一直仗著運氣好自以為不會卡死
這裡荒山野嶺, 前不著村, 後不著店的
真的出了事情, 可是會求救無門的

因此當下就決定回頭

才一回頭, 速度稍稍升高到20mile/hour, 沒想到馬上失去控制
前輪先打滑, 後輪的動力遠大過前輪, 雖然是4WD,
但車子還是以逆時針方向轉了180度
就在同一個時刻的同一個時間, 似乎感覺到副駕的輪子離地了
但最後小福還是很快的自己停在碎冰上
感覺就像是甩尾停車般的帥氣與恐怖

不過一切發生得太快, 從打滑到車子反轉, 前後加起來沒有兩秒鍾
大家都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事情就結束了..

或許跟這個火山有緣, 昨天才有流芳百世的故事
今天又差點有一個
(唉, 我實在很不想說, 這只是前菜而已)

留下的只有誇張的打滑痕跡P1030962

IMG_3568

之後只能以時速5~10 mile緩慢的離開這個有緣火山
離開的當下, 我們還看到一台優雅的VW passat 企圖勇闖惡魔島

開甚麼玩笑, 滿載的小福都半死不活的落荒而逃
你進來是要湊甚麼熱鬧, 要克服這個地形, 最少要來個super jeep
輪胎少說要半個人高的那種
2WD的還是乖乖的掉頭回家吧.

有驚無險的出了Hverfjall, 再度繞回Dimmuborgir
找尋失落的芳姐手套
無奈我的手套掉在火山頂
(懷疑是拍照的時候為了維持手指靈敏, 脫掉的時候沒注意到)
Anyway, 我們都沒有再看到自己的手套>< 這樣也好
給了一個正當藉口可以再買

接下來, 我們要繼續今天剩下161KM的ROAD TRIPIMG_3561

約莫兩小時的road trip, 沿途景色依舊P1030893

IMG_3586

中途還經過一個被列為景點的吊橋
不過我實在看不出來這個吊橋哪裡厲害
不過可能在這個充滿峽灣的國家, 有座吊橋是很了不起的事!?IMG_3589

約莫五點, 在天色幾乎要全黑的狀態下, 我們進城啦

IMG_3587

IMG_3624

IMG_3619

進城後, 就是有點複雜的開始...

我們在第一天的遊客中心問了一個可愛的冰島小姐
他強烈建議了我們一定要去吃
Hákarl同時配上Brennivín
據說是冰島極傳統的食物, 一定要試一下

我們原本以為這玩意兒是餐館內的一道菜(多都市人的想法阿)

加上Egilsstadir是個港口都市, 應該會有做海鮮的餐廳吧....
如果你也跟我們有一樣的想法的話, 那恭喜你, 今晚要餓肚子了

這個在冬天完全冬眠的漁業小鎮, 只有三間店有賣外食
一間是HOTEL的餐影部, 而他在冬天沒開, 殘念!!
一間是加油站的販賣部, 誰會想吃阿!!
剩下一間找都找不到, 一個鬼影都沒

忽然間有人突然開竅了
"會不會是要在超市買來自己煮阿"
二話不說趕快殺去超市, 還..真的是...


真空包裝封得很好....
IMG_3677

既然謎底解開, 那晚上還是要自己煮啦
有了這個鯊魚, 也要有brennivin來配吧
在冰島, 酒類是專賣的
只有一間店可以販賣"
Vínbúð" 不然可是違法的
剛好加油站旁有一間, 一眼就注意到那罐像是漱口水顏色的酒IMG_3634

IMG_3631

還有冰島的Viking啤酒

IMG_3632

跟這裡local產的不知名啤酒 EL GRILLO

IMG_3633

本來想找一點這些酒精飲料的Link, 但發現頗有難度
卻誤打誤撞的看到冰島啤酒排名, 有需要的人參考一下

最後的結論就是我們喝過的都還蠻普通的
不過漱口水shot倒是不錯, 口感優, 難怪被指名要去配鯊魚

既然都寫到這了, 就順便把我們喝過的放上去

黑麥汁, 口味偏甜一點

IMG_3698

聖誕節出的應景飲料, 味道我有點忘了, 不過還不錯喝

IMG_3697


Cola, 應該不用多講吧

IMG_3692


淡啤酒, 還行

IMG_3691


Viking Beer, 紅色的濃度較高, 但是這兩瓶我都不大愛
個人喜好不同摟

IMG_3689

IMG_3684


之前說的local啤酒, 搏得大家一致好評, 有興趣的請一定要試試

IMG_3687


我們翻了一個山頭想過來這裡吃假想的海鮮大餐與住上一宿
海鮮大餐殘念, 至於住的地方, 我們也想說既然明天都要開出去
倒不如今晚就住在外面吧, 可以多20分鍾梳洗準備也是好
加上這個鎮實在很小, 住宿的資訊也很有限

那就得重新翻一次回去, 雖然只有20分鍾左右, 但是漆黑的山路
加上不知道有沒有結冰的路面, 感覺總是怕怕的

但是有個超厲害的夜景啦
(這是外面的城市, 不是冬眠小漁港)IMG_3662

在旅遊書上東奔西找下, 總算讓我們找到一家便宜的guesthouse

"Skipalækur"

一個人約20 USD,相當便宜, 住的品質也還行
除了浴簾會一直黏到身體><
然後晚上我做了奇怪的夢><(之後詳述)

Anyway, 主人是個慈祥的老婆婆配上可愛的孫女IMG_3668


吃飯皇帝大, 一進門後當然事先做飯啦, 今天晚上是康寶湯麵
加上超市買的烤海螺!!?? 與
Hákarl

考海螺還蠻好吃的, 簡單又方便, 但是重頭戲.....

IMG_3679

IMG_3674

IMG_3669

好....接下來, 就是重頭戲了

"Hákarl"

這玩意兒真不是蓋的, 在來冰島之前, 早已耳聞它的威力
只是聞名不如見面
簡單來說, 他就是一個腐爛食品(好聽一點是發酵)
蔭乾之後切成小塊吃
為甚麼是傳統食物可以從早期食物保存不易
而採用這樣處理的方法推敲出來

這裡是它的製作過程






看到他腐爛的程度, 我真的十分懷疑我們哪生出來的勇氣去吃它

然後兩個外國人在比賽吃噁心的食物, 分別是
1.蛇酒, 2.牛鞭, 3. 鯊魚
(大約前三分鍾而已, 後面就是做菜了)



這個是一個可以表現出我們噁心感的短片


在我們割開真空包裝的那一剎那, 內心裡的咒罵不絕於耳
完全就是Ammonia的強烈味道!!!
相信小學都有上過自然課, 聞過氨水的味道
差不多就是那樣刺鼻再加上一點爛肉的氣味

小仔細開了第一槍...
然後大家開始一個接一個的做了自己這一輩子也許不會再做的嚐試

由於照片實在是太過於原始與醜陋, 為了保護當事者
在此謹以文字說明

首先, 你得先憋氣, 因為身體的排斥效應非常強
如果你一直吸他的氣味
那麼你的嘴巴一定不可能打開, 這是人體本能的反應
就像是你知道被火燒到會很痛, 所以你不可能會把手一直給火燒
而會反射性的收回來

吃鯊魚也是一樣, 你得用憋氣來騙過自己的身體...

然後就是撕下小小一塊, 快速的放入口中咬動
剛開始其實有點像生魚片, 軟軟滑滑的有一點嚼勁
但是這種平凡無實的感覺持續不了5秒
緊接著的就是超強的Ammonia衝上腦門
除了Ammonia外還加上了一點魚肉的腥臭味

這個時候一定要二話不說的吞下去, 再猶豫的話就是吐出來了
等到你口中沒東西時, 殘存的感覺就是"辣"
因為Ammonia的刺激感還一直停留著, 大概過了10秒, 辣會變成臭
大致上就像是你晚上吃了大蒜然後沒刷牙早上起床的第一口氣

自己聞到都會倒彈十步的臭....

但是開都開了, 一包裡大約有30小塊, 我們一人吃了一塊
還有9/10這麼多, 不能丟掉浪費吧

所以我們想出了一個終極大冒險
由我當莊, 每個人同時吃六小塊(放在湯匙中)

看誰可以把鯊魚放在嘴裡持續一分鍾不吞下去也不吐掉
誰先受不了就喝下煮鯊魚的水
(先解釋一下, 因為生吃鯊魚肉實在不是一般人可以做的事
更不用說一次吃六塊這種變態的行為
所以我們決定把他煮過後再吃
而煮過後味道有稍稍消退一點
但是冒出來的水蒸氣全都是這個味道
搞得整間房子都是腐爛味...
而輸的人就是要喝那煮過的水, 堪稱精華中的精華!!!!)

我非常公平的均分全部的鯊魚, 讓大家好乾杯P1030975

大膽的一次性入口!!!

P1030978

想當然爾, 大家都是意志力堅強的人
(從爬上火山口這點就可以看出來)

怎麼可能會對這小小的鯊魚屈服呢?

雖不至於吃得輕鬆自在, 但是撐個60秒還是ok的
所以

莊家輸了....

P1030980

P1030986

我非常幸運的可以品嚐到鯊魚水.....

那種感覺

"生不如死"

要知道味道如果太濃, 那麼你一下就會麻痺
但是淡淡又稀稀的, 卻可以遠遠流長

鯊魚水就是這種味道
它不給你重擊, 而是以分散的快拳不斷攻擊你的感覺神經

最後, 我沒能完成的吐了出來><
這....是我人生中的一項遺憾, 沒能完成喝下鯊魚水><


在這鯊魚的震撼教育後, 整間房子都是這味道
還好今晚只有我們住這, 可以不拘小節的吵鬧與散播奇怪味道

吃完鯊魚後, 我們帶著滿腔怒氣, 開始進攻宵夜
能吃的能喝的絕不放過
似乎是要用正常食物的感覺來掩蓋掉剛剛激烈的行為

也好, 這樣行李也輕一點, 心情也好過一點

吃飽喝足之後, 依舊帶著今天不斷出現的驚喜, 快樂的入眠

期待明天!!


ps.這天晚上我睡得不好, 做了一些既真實又模糊的夢
有點神神鬼鬼的, 基於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是晚上, 所以有空再把夢境補上